《新龙门客栈》 - 搞笑小品剧本

发布时间:2020/11/21 23:45:33 归属:小品相声台词
搞笑版《新龙门客栈》
作者:佚名
贾迁:圣旨到。
常言笑:什么圣旨?
贾迁:就是皇上上厕所用剩下的纸(拿出一卷卫生纸,展开)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兵部尚书杨宇轩屯兵关外,欲图谋反,已处极刑,以儆效尤,其党羽周淮安等冥顽不灵,伺机报复。特命东厂即日将之捉拿归案,钦此。
常言笑:(接“纸”)万岁万岁万万岁。
贾迁:这是钦犯的画像,曹公公随后就到。
常言笑:我们去哪?
贾迁:龙门客栈!
二人下台。
第一幕。会面
(道具:两套桌椅,立一旗幡,上书:聋门客栈(聋字上画“X”,旁边补一“龙”字)
邱莫言:掌柜的!
金镶玉:哟!客官您是打算住在我们客栈呢?还是在我们客栈住呢?
邱莫言:给我开一间上房。
金镶玉:上房价钱可不便宜哦!
邱莫言:(一拍桌子,怒)你以为我没钱是吧!(一摸身,软声)我还真没钱,不过,钱不是问题!
金镶玉:对对对,钱不是问题,(硬声硬气)问题是你没钱!
邱莫言:你……我的朋友随后就到!
周淮安骑骆驼上场(手里拿一超大骆驼纸模)
邱莫言: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!
金镶玉:你是谁?
周淮安:我是曹操,呸呸呸!在下周……
金镶玉:周淮安?!
周淮安:周……杰伦!(模仿周杰伦,然后扔一沓钱在桌上)安排两间上房。
金镶玉:哟!我们的上房可只剩一间,要不您今晚住我那(挑逗)
周淮安:也好啊……
邱咳嗽。
周淮安:(恢复正经)你去安排吧!
金镶玉:是……(下场)
周淮安:莫言同志好(亲切握手)
邱莫言:将军好!
周淮安:莫言同志辛苦了!
邱莫言:为人民服务!
周淮安:这一路风尘,寂寞了莫言姑娘。
邱莫言:我有笛子为伴,不觉寂寞。
周淮安:可否为在下吹奏一曲?
邱莫言:恩,(从背后拿出一根暴大的竹筒〈笛子〉)将军想听什么曲子?
周淮安:就吹一首“土耳其进行曲”吧!
邱莫言:啊!这样寂寥的沙漠,不若吹一曲“春江花月夜”(或“花儿”的歌曲)
邱莫言吹笛,音乐配二胡声。
周淮安:好!吹得好,莫言姑娘能用笛子吹出二胡声来,果然了得。
邱莫言:将军谬赞!
周淮安:能否将此笛送给在下?
邱莫言:将军笑纳!
周接笛时抚摩着邱的手,二人眉目传情。金上。
金镶玉:二位,上房准备好……
周邱急忙松手。
邱莫言:(装成男儿声)客房准备好了?我去看看!
金镶玉:好好好,客官您这边请,(拍邱的胸脯)客官的胸肌可真发达啊!
邱急忙甩开金的手,下场。
金走到周面前,抢过笛子(竹筒)
金镶玉:哟!这根竹筒难道是根笛子?
周淮安:老板娘好眼力,这都看得出来,能否为在下吹奏一曲?
金镶玉:客官请自重!小女子只卖身不卖艺!
周淮安:专业,真专业!我想出关,听说龙门客栈有条秘道……
金镶玉:(站起身)这秘道可不好进哦,除非……
周淮安:不知老板娘对什么感兴趣?
金镶玉:我对你挺感兴趣的
太监二人上。
常言笑:(大呼小叫)有人吗?有人吗?
金镶玉:没人!
周下场
常言笑:老爷,没人!
贾迁:(推开常)老板娘,八方风雨,不如龙门山的雨。
金镶玉开门
贾迁:老板娘,开两间上房!
金镶玉:上房全都客满了!
贾迁:那叫他们搬出去,钱我不在乎!
金镶玉:哼!老娘也跟你说,钱我也不在乎(见贾迁掏出一把钱,媚笑)那我在乎什么啊!这就给二位收拾去!
贾迁:老板娘,可曾见过这个人?(展出一幅画像,是一人的后脑勺)
金镶玉:你画个后脑勺,谁认得出来啊!(转身欲走)
贾迁:等等,这还有一幅正面的,您再看看!(展开一幅画像,乃本拉登)
金镶玉:这是谁啊?
贾迁:朝廷钦犯周淮安!
金镶玉:我怎么看着像本拉登啊!没见过!
周上场
周淮安:老板娘!
金镶玉:哟,周大人有何吩咐?
常言笑:周……
贾拦住常
金镶玉:客官,Can I help you ?
周淮安:我想吃点东西。
金镶玉:客官想吃点什么?
周淮安:给我来一个包子和一个包子。
金镶玉:俩包子啊
周淮安:等等。
金镶玉:客官还要点什么?
周淮安:恩,再给我来一个包子吧!
贾迁:老板娘
金镶玉:哟,您二位想来点什么?
常言笑:公公……
贾迁:恩?
常言笑:老爷,我想吃鸡
贾迁:吃鸡?你就不怕禽流感吗?
常言笑:禽流感并不可怕!可怕的是得了禽流感!
贾迁:老板娘,有鸡吗?
金镶玉:(四下张望,神秘地凑到耳边)我就是!
常言笑:(拿起刀叉站起来)你是公鸡还是母鸡,我喜欢吃公鸡!
金镶玉:吃的鸡啊!有,都是公鸡(学宋丹丹)下蛋公鸡,公鸡中的战斗鸡,哦也!(下场)
贾走到周桌前
贾迁:这位兄台天庭饱满,气宇轩昂,一看就是个绝世好男儿!
周淮安:这位兄台笑容可掬,阴气逼人,一看就是个绝代的超女,哦不,快男!
贾迁:(掏出烟)兄台来一支?
周淮安:哦,谢谢,我不是烟民。
贾迁:兄台这是要去哪?
周淮安:出关。
贾迁:这风大雨大,关门又封了,出关可不容易!
周淮安:是呀是呀!(故意弄掉贾的烟)兄台,你烟(阉)掉了!
贾迁:(紧张地抓住周的手)你怎么知道的?
周淮安:那不是你的烟吗?
贾迁:(看到地上的烟,捡起)哦,对对,烟掉了。
周淮安:(抓住贾的手)我平生最恨两种人
贾迁:哦?哪两种?
周淮安:一种是看不起太监的人
贾迁:哦。
周淮安:还有一种就是太监!特别是那些为虎作帐,陷害忠良的死太监!
两人脸色大变,气氛紧张。
金镶玉:哟!您二位爷这是拍断臂山吗?
二人松开手
贾迁:(笑脸)哦,没什么,这龙门山风雨难测,兄台小心点。
周淮安:谢谢关心。
贾回到座位上。
金镶玉:客官,这是您要的包子和包子,还有包子。
来到两位太监桌前。
金镶玉:二位爷,这是您要的鸡,这是酱,这种鸡您要蘸着吃才好吃!]
常言笑:(站起来)哦!
金镶玉:您有什么事吗?
常言笑:没事
金镶玉:那您坐下吧!
常言笑:(坐下吃)哦
金镶玉:这有酱,这种鸡您蘸着吃更好吃!
常言笑:哦(站起来吃)
金镶玉:您有事?
常言笑:没事啊
金镶玉:那您坐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