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排(喜剧小品) - 搞笑小品剧本

发布时间:2020/11/21 23:45:33 归属:小品相声台词
安排(喜剧小品)
作者:老李侃刀

剧本正文



安排【小品】
时间:2009年某年某月
地点:某市子虚局乌有处
出场人物:
钱副处长,男,50多岁(以下简称为钱处)
孙副处长,男,40多岁(以下简称为孙处)
李副处长,男,30多岁(以下简称为李处)
苗小丫,科员,女,20多岁(以下简称为小苗)
场景、道具:在舞台正面贴着高效、求是、创新、廉洁八个大字的背景下,单独放着一张桌子,桌上摆着赵处长的座签。其余四张桌子两两相对,分左右摆在两旁。左边两张桌子上依次摆放着钱副处长、孙副处长的座签,右边两张桌子上依次摆放着李副处长、苗小丫科员的座签。
赵处长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,一部电话。
钱处的桌子上放着两个文件盒,上面盖着文件、报纸一类的东西。
孙处的桌子上放着大砚台、笔筒,笔筒里有几支大号毛笔。
李处的桌子上也放着一台电脑,还有一台打印机及一个保温水杯。
科员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座历,还有订书机、胶水等物。
【小苗一手提暖壶,一手拿抹布上场】
小苗:打水打字打电话,跑腿扫地又擦桌。都说机关单位好,就是破事特别多!我们这个处啊,水浅鱼虾大,庙小官帽多。一个小科员,应酬四个婆。有句俗话说的好,龙多不治水,鸡多不下蛋。要是群龙都发飙,保管江湖乱了套!(放下暖壶,开始擦桌子)
电话铃响。(小苗过去接电话)
小苗:你好,这里是子虚局乌有处,请问你……噢,赵处长,我是小苗……什么,今天在省局开一天会,不来了?……事关机构改革?嗯,好,啊,我们处有可能被撤编?先不要和几个处长说?行,我保证……什么?今天的工作安排让我来说?这,怕不合适吧,钱处、孙处、李处他们……哦,你已经写在纸上了?……放在右边的抽屉里?那好,有你这把尚方宝剑在手,我就好吆喝了。
【李副处长腋下夹着个手包吹着口哨上场】
李处:早啊,小苗。
小苗(放下电话)话里有话:不早了李处长,都快10点啦。
李处:没什么事吧。呃,小苗啊,有开水吗?
小苗:有,刚打的。
李处(放下手包端起暖壶往自己的杯子里倒水):地拖了吗?
小苗:拖过了,哦,桌子也擦过了。
李处:好,好,女同志收拾办公室就是比男同志收拾得干净。(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喝水)
小苗:什么呀,男同志就收拾不干净了?你这纯粹是偷懒不想干罢了。
李处:小苗啊,年轻人多干点没坏处,你要记住一句话,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
小苗:李处长,你不知道还有下一句话吗?早起的虫子被鸟吃!也幸亏你们几个处长是懒鸟,不然的话,我这个小虫早就没有生存的空间啦!
李处尴尬的笑:油嘴滑舌的,网上学来的吧?!
小苗忽又想起了什么:哎,对了,李处长,听说在我来之前,打水扫地擦桌子的事一直都是你来干的吧?
李处:是啊,我当初就是这么干出来的,希望你也……
小苗打断李处的话:可是自从我来这里两年多了,咋从没见到你打水扫地的孺子牛形象,却只见到你喝水品茶的潇洒风度呢?
李处(突被呛了一口水,“噗”的一声喷了出来,又连连咳了几下):小苗啊,不是我批评你,工作不能不精,做人不能太精。现在咱们是分工不同,所以干的事情也不同。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,以实干求取业绩,凭能力赢得尊重,走到今天这一步,全靠自己的努力,噢,对、对,当然了,还有大家的推荐,领导的提拔……(喝一口水),所以啊,工作上向高标准看齐,生活上向低标准看齐;既要找准位置又要摆正位置,既要保持进取心又要保持平常心;(语速越说越快)以认真的心情对待每一天,以感恩的心情迎接每一天,以享受的心情度过每一天,以珍惜的心情缅怀每一天;常怀律己之心,常弃非分之想;成绩不说跑不了,问题不说不得了;每日三省吾身,做人一定低调;吃尽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……
小苗:哎呦我的妈呀,李处长,我不是孙猴子,你也不是唐僧,求你千万别再给我念紧箍咒啦,你饶了我吧,我就一塌糊涂的接受你的批评好不好?
李处生气的:什么孙猴子、唐僧的,这是我工作十几年的心得体会,好心好意地告诉你,你不领情就算了,还说是紧箍咒,真叫人郁闷。
【孙副处长提着两个酒盒子上场】
孙处:小李子啊,有什么可郁闷的呢?
李处(赶紧迎过去把孙处拉到一边):孙哥吔,求求你千万别在小苗面前叫我小李子好不好?这影响多不好,让我以后怎么领导她啊?兄弟在这里就先给你敬个礼啦(举手敬礼)!
孙处:呵呵,好好,我就按照李大处长的指示去做,注意保护你的领导形象。不过呢,你也要考虑考虑老兄我的面子吧?
李处:孙处长,兄弟我哪敢拨你的面子啊?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,你尽管指出来,我一定改!
孙处边说边往座位上走(用手指点):哦,你忘了?就在上周五,我有事要外出,让你帮忙给我儿子打一篇作文,你马上就推辞了,才两天的功夫你就忘了?搞得我这脸面啊,当时就挂不住了,“啪”的一下掉在地上就摔了个乱七八糟。小苗,是不是啊?
小苗格格格的笑:哎呦孙处长,有那么严重吗?你那脸面脆弱的是玻璃的还是陶瓷的?
孙处呵呵一笑:小苗啊,甭管我这脸是玻璃还是陶瓷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李处长推辞我的那个理由啊,特雷人,雷的我外焦里嫩,七窍生烟,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啊。
小苗:噢,是什么雷人的理由让你这么伤自尊啊?
孙处(把酒放桌子上,夸张的学李处):对不起啊孙处长,我小姨子怀孕了,今天就不能帮你这个忙了——(提高声音)我就纳了闷,你小姨子怀孕,你跟着掺乎什么劲啊?看你那心神不定、躁动不安的样子,莫非和小姨子有什么一洗不清的难言之隐不成?
小苗瞪着眼吃惊的:啊,李处,不会是真的吧?!
李处急急分辨:哎哎哎,小苗,别听孙处长的瞎说。(转脸又对孙处)孙处长,嘴上要积德啊,别说的那么恶心人好不好?好像我李某人是个色情洋溢、骚气蓬勃的人似的。那天不是我不帮你,确实是我小姨子怀孕了,我老婆打电话给我安排了任务,要我立刻赶到超市陪她去购买奶粉、奶瓶、婴儿床、纸尿布、婴儿车、小被褥之类的物品,说去晚了家法伺候。我老婆那个厉害劲你们不是不知道,我哪敢怠慢啊?哎,那什么,我不是让小苗帮你去打字吗?
孙处:是啊,可小苗已经让赵处长抓了壮丁,安排去开会了,我总不能让赵处长收回他的安排,听从我的要求;更不会大变活人,把小苗一分为二吧?